300亿打水漂!落荒而逃的京威,能否警醒“装睡

新能源赛道的淘汰赛开启,坚持还是及时退出,哪个是更好选择?——前言


一个新兴产业的初期往往是利润微薄或者无法盈利的,需要政策补贴来推动行业早期的艰难发展。


新能源汽车就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一个行业,几乎是在政策引导下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由于初期新能源汽车行业由政策补贴带来极大利润空间,在资本的逐利性下,便从一开始吸引着大批的企业“跨界抢入”。诸如恒大、华夏幸福、宝能、等房企,便先后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


但随着补贴政策减弱,市场开始“贴身肉搏”,真正有实力的企业生存下来,落后的,则在陆续“挨打退场”。


京威股份,就是从新能源赛道退场的一员。


而在这场“新能源造车比赛”中,这家汽车零部件企业付出的代价,高达300多亿人民币。


这个投资额是一个什么概念?举个例子,如今国内的头部造车新势力蔚来,累计融资额在360亿左右,而往后稍稍的,也都在200多亿左右。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么一家“砸巨资”进场的跨界企业,在新能源汽车风口中显现出的欲望和挣扎,成为对这句话最贴切的呈现。


为造车疯狂!吐血也要“买买买”


作为一家中德合资的乘用车零部件企业,京威股份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投资似乎并不算过于“跨界”。


京威股份所走的股权并购路线、以及投资的密集度,让其成为新能源汽车投资风口的一个典型样本,与当下恒大汽车的“升级之路”何其相似。


以2015年11月出资2亿认购长春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20%股权为开端,京威随后收购多个企业或项目,希望借此打通进入新能源整车制造的路径。


2015年,京威股份出资认购5.52亿深圳五洲龙汽车有限公司的48%股份,2016年6月出资10.5亿认购江苏卡威35%股份。


三个月后,深圳五洲龙被曝新能源骗补,京威股份受到拖累股价大跌,但这并未影响其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投资。


2016年8月,京威股份宣布拟进行海外生产基地的布局,募集不超过70亿建设年产10万辆的德国高端电动汽车研发生产基地。


从2017年开始,业内陆续传出京威股份资金链断裂的“传闻”,但这同样未能阻止其继续并购的节奏。


随后,京威股份开始将主要阵地从新能源整车制造转向电池生产。


2017年6月,京威股份与宁波奉化政府、正道集团、北京致云合作出资9000万元合资组建宁波京威动力电池有限公司。


同年9月,京威股份与上海星控、宁波奉化政府合作建设年产30万台的清洁能源整车项目,计划总投资170亿。


但这两个项目并没有得到善终。


2018年4月,京威股份发布公告,以新能源产业战略发展调整需要的理由,将宁波电池项目及宁波整车项目公司股权进行转让。


2018年2月份,京威股份宣布筹备30亿元进行收购江苏卡威剩余股份,拟借江苏卡威造车资质进行新能源汽车计划,但在5月宣布放弃收购。


此次宣布终止的秦皇岛新能源整车项目于2018年4月通过投资议案,也许是对于新能源汽车的一种“执念”,使得京威股份能够在投资的众多新能源项目无果后,继续选择投资秦皇岛新能源汽车项目。


据精选君了解,秦皇岛新能源整车项目项目将投资160亿,目标年产能为30万辆。


截止于此,京威股份总投资额已经超过300亿元,这显然不是一家体量普通的零部件上市公司所能承受的。


“打落牙齿和血吞”的京威


虽然投资总额高达300多亿,但京威股份在这场“新造车运动”中,更致命的问题是其大举投资并没有产生实际利润,反而“深受其害”。


2018年,京威股份发现过度投资已造成自身资金链问题,开始一系列“刮骨疗毒”的动作。


3月,京威股份以成本价清仓了宁波京威电池项目资产和宁波奉化清洁能源整车项目;7月,京威股份再度发布公告分别以15.38亿元、5亿元和0.9亿元的价格出让所持有的福尔达100%股权、上海福宇龙汽车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和上海福太隆汽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54.4%股权。


同年10月,京威股份以1.49亿元的价格出售天津威卡威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100%股权。


在2018这一年中,京威股份共出售11家子公司或参股公司股权,交易价格达33.12亿元。


显然,为了避免亏损,实现盈利,京威股份已极尽努力调整自身结构,优化资产负债结构,但效果却不明显。


根据2018年的财报显示,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2017年下降71.20%。


2019年,京威股份利润下滑的趋势还在进一步加剧,直接滑落更为黑暗的深渊。


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京威股份营业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28.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暴降263.94%,预计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仍为负值。


京威股份在其公告中表示,零部件主业业绩难以支撑新能源整车产业建设期内的大额建设开发费用支出,建设期的连续亏损可能导致公司出现潜在退市风险。鉴于此,公司将停止新能源整车业务的开发建设。


就此,京威股份全面退出“新能源造车圈”,留下一个“落荒而逃”的结局。


写在最后


政策终究是引导,市场才是真正的操盘者。


2019 年,政策有序退出,行业回归市场,从广义上来讲,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企业有了更广袤的发展空间,得以以更纯粹的产品力展开正面PK。


京威股份的鲜活例子证明,市场竞争会变得更加激烈。


强者恒强,弱者愈弱,败者退场,行业优胜劣汰赛正在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