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按着按着就进入了我—两个洞一起进好刺激

被他怎么一说倒是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今天恢复了女子的打扮,反正谁叫他都发现了呢不过麻烦的是走在街上的时候还是要用纱巾将脸给遮起来,弄得好不舒服。心烦的将它给揭了下来。

哼一声闷哼自小堂嘴里发出。看来他还是很讨厌上官云,这叫什么来着,“仇人见面分外红”吧真拿这两个人没办法。

好现在宣布武林大会正式开始接着楼下传来一阵阵鼓声,好像比试已经开始了。忙跑到窗边往下看。

按摩按着按着就进入了我—两个洞一起进好刺激/紫烟迷情(NP)

哇楼下来了好多人啊只见一开始一个身穿白衣和一个身穿绿衣的男人打了起来。那场面真是惊心动魄啊那两人哪像是在比武啊,简直像是仇人般撕杀不一会儿那白衣男子因抵不过绿衣男子的一招被打飞出舞台落到地上,还口吐鲜血晕了过去。

云大哥,看你的武功比那人好多了,你怎么不去参加吖要是赢了还能抱得个美人归呢抬着小脸好奇问道。

怎么你想参加吗他淡淡地挑起眉,笑问道。

嗯还是不要了,看那些人好像是不要命一样,万一伤了可不得了想想也是,下面的人都是疯子,明明说好是比武的,可真打起来连爹娘都不认了。

就这样看他们在下面打打杀杀的也莫约过了有两个时辰,每一次看得都是心惊胆跳的。真是为下面的人捏一把冷汗啊终于下面好像是停止了比武,嗯,应该是分出胜负了吧只见一个长的十分高大魁梧的男人站在了武台上,那个人不会吧,他就是今年的武王真是打死也不相信长得一副狗熊样,武功虽说还不错,但要是和上官云比起来还真是差太远了吧难道在江湖上就没有武功盖世的了吗怎么尽是这种人啊看他那虚伪假意的笑容看得本小姐就是一阵反感。要是让他得到了江湖第一美人也太委屈了吧

就在把那人在心里咒骂了千百遍

时,一个身穿黄衣的女子走上了武台,还用一顶覆有纱巾的帽子遮住了容貌,想必那名女子就是传闻中那美若天仙的江湖第一美人吧看那气质真是名副其实啊~~

按摩按着按着就进入了我—两个洞一起进好刺激/紫烟迷情(NP)

随着女子的出场,底下惊呼声一片,大家都想目睹一下那女子的容颜。只见那长相像个狗熊的男人走到女子面前,一把将女子的面纱鲁的扯了下来,顿时间女子的样貌清晰的展现在众人面前。在看到女子的面容后那男人眼中尽是邪欲。

哇,果然是大美女啊看她娇艳的面容,被称为江湖第一美女还真是不假。不禁在心中暗暗赞叹。

云大哥,小堂,阿奴~~你们看~~那女子就是江湖第一美女诶她长得好漂亮哦她是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你们说是不是啊兴奋的朝他们大喊。

看并不是哦,在眼中她还不及某人。上官云侧首睨了小堂一眼颇富深意地说。

啊什么意思啊,看向小堂,难不成他的意思是说小堂比那女子还美虽说小堂长的是很美,但再怎么说他也是男的啊

按摩按着按着就进入了我—两个洞一起进好刺激/紫烟迷情(NP)

才不是呢在眼中烟烟是最漂亮的小堂跑过来抱着,当然也换得上官云一记冷眼。

是吗那姑娘美是美,但觉得要是和小姐你比起来就真是差远了阿奴看着那女子说。

啊啊对吖现在的样子是慕容紫烟啊若是以前的也就算是个美女,但这慕容紫烟的容貌还真不是这世间女子该有的啊~~

阿奴说得没错,认为烟儿你比她好看多了上官云走到身边暧昧的拿起落在前的一缕发丝轻柔的说道。自从他知道的名字后就总喜欢这么叫。

被他亲昵的举动弄得很不好意思,双颊顿时通红。

你不要离家烟烟那么近啦小堂见状又将抱到一边。

啊。。。。。。。你们。。。。。。

哈哈哈,就凭你那资格也能当上武王,真是笑死人了嘲讽的笑声从天而降,成功盖过想说的话。只见一群黑衣男子从天而降,中间还有一张睡椅,上面坐着一个半边带铁皮面具的男子,诡异的是那男子的头发竟然是银色的,给人一种幽魅的感觉。

你是谁竟然敢这么说那狗熊男人看起来十分的生气。

看你们只不过是一群无名之辈罢了还不快让开们主才是真正的武王又一声怒吼声传来。又一群人从天而降在中间的是一个长得很美的男人,甚至可以说是很妖艳的那一种。咦怎么长得那么面熟啊

啊他、他不就是那天在客栈的那个神秘男人吗该死的,还夺走了的初吻可是,他怎么也会来这里呢

没想到,连魔教的人也来了,看来这次的武林大会可真是不简单啊~上官云若有所指地笑着说。

云大哥,那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和身穿白衣的到底是什么人啊对那两个人的身份感到很好奇,他们是魔教的那那晚那个也是咯

那个身穿黑衣的是鬼门的门主,被江湖上的人称为鬼王的阎洛鬼门现在在江湖中的地位很高,是江湖两大魔教之一。江湖中人人闻之丧胆,上一回在森林中想要杀你们的人就是鬼们的人。他云淡风清的说。

那另一个魔教是什么教啊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

呐那个白衣的便是无依的主南夜。为人做事向来不择手段,听说曾因一句玩笑话将一时地位显赫的司马府一夜间赶尽杀绝,移为平地。而这两大教向来是水火不融的,没想到今天竟然会为了武林大会出现在这儿。看将要有一场好戏上演了。说着他唇边勾起一抹坏心的笑容。

什么他、他竟然是魔教的人南夜不敢置信在那喃喃自语。一时之间被怔住了。耳边似乎还想起他的话你只能让一个人碰。。。。。。

烟儿,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上官云看出了的不对劲。

没、没事,只是太吃惊了,呵呵苦笑道,能不吃惊吗惹到一个不该惹的人啊~~

看来鬼王似乎对这武王的头衔很感兴趣啊南夜勾起一丝媚笑,但眼中却蓄满杀意。

是吗看你和彼此彼此吧阎洛并不在意他的话。

喂,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那狗熊男见自己被冷落到一边很是不甘心,说着拿起刀首先向南夜砍去,只见一阵白影划过,狗熊男已被摔到另一头还口吐鲜血,而南夜还悠闲的站在那挑衅似的看着阎洛。那感觉还真像“无极”里的无欢。

接着南夜又走到那美人的面前一手托起了她的下巴仔细看她的容颜,那冰冷的眼神还是不带任夯丝情感,只见那美人被他瞧得面露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