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你的好大好硬好爽|孙晓雪老宋

他身体如同着了火一般,口干舌燥的,恨不得以最快速度将这种燥热宣泄在孙晓雪玉体之上。


“唉,宋哥,对不起。”


孙晓雪一声叹息,将缠绕在他腰间的白嫩小腿放下,整个人坐在床边,垂头丧气。


老宋将她搂在怀里面,关怀问道:“晓雪,你这是怎么了?”


孙晓雪睁开眼睛望着他的裤子,发现那一处仍是鼓鼓囊囊的,饥渴已久的身体自是万分渴望,然而,有那个力气却没有那个心思。


她依偎在老宋怀里面,嘟着嘴羞臊说道:“宋哥,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真的无法相信张国强居然还在网赌。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了,等下一次你再好好疼我,好吗?”


老宋是一个善良的老男人,虽然他无法自拔,但是又怎么可能会强迫孙晓雪呢?


孙晓雪这番话明显是在征询老宋意见,老宋轻抚她的玉颈,笑道:“没事儿,只是你要答应宋哥,千万不要为此做出傻事。如果你老公还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来为你出头。”


孙晓雪点点头,小鸟依人般娇羞说道:“宋哥,你真好。”


老宋依依不舍地离开之后,一个人行走在路灯昏暗的午夜大街上,夏日微凉夜风吹动了他头顶稀疏的头发,幻想着方才孙晓雪躺在床上难以自持的娇羞模样,当真是心痒难挡。


这一次虽然没有与孙晓雪成事,但是还有下一次,孙晓雪被他征服已是板上钉钉不争的事实,唯独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想到这一节,老宋的心更加踏实,低声哼唱古老歌谣,朝着家的方向漫步行去。


回到家之后,老宋洗漱一番躺在床上给孙晓雪发送一条微信过去:晓雪,你睡了吗?


当初老宋之所以能够加上孙晓雪的微信,还只是因为收工钱方便而已,毕竟这年代都是手机支付,与他年轻时候不一样。


稍顷,孙晓雪发过来一个“亲亲”的表情,紧接着后面跟上一行温暖文字:宋哥,叫我媳妇。我刚刚冲完澡,自己躺在咱们两个人的爱巢上,想那个王八蛋干得好事情呢。


老宋没敢发语音,毕竟他知道张国强就躺在卧室里面进行网赌,于是便发了一行文字过去安慰她:媳妇,你要知道气大伤身,如果气坏了,我以后找谁说理去呢?


孙晓雪那头沉寂片刻,良久回复:好,我听你的。宋哥,晚安,我睡了。


老宋哭笑不得,明明刚才还要自己称她为媳妇儿呢,两句话不到,就又变成“宋哥”了。


想来征服女人,毕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在完全占有她身体之前,她可不会心甘情愿伺候自己洗脚洗内裤袜子。


老宋发过去这样一行文字:晓雪,现在我如果在你的被窝里面,一定会让你做最幸福的女人,整整一夜我们都不睡觉了,就抱着你一起做快乐的事情。


孙晓雪有裸睡的习惯,此刻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躺在被窝里面,正用手摩擦光洁的脚底准备睡觉。


她见老宋这样说,脸色立刻红了,又羞又臊,回复道:老公,你真坏,说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真难为情……


老宋非常清楚,经过这样一番文字撩拨,孙晓雪必然心痒难耐睡意全无。


他回复道:咱们两个人差一点都水乳交融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下回我让你闻闻我的大腿根,看看是不是非常有男人的味道。


孙晓雪如时将房间灯关闭,躺在一片黑暗之中双眼紧盯屏幕,回想老宋鼓鼓囊囊的裤子,真是有别样快感。


大腿根……


男人味……


孙晓雪的俏脸自然是红得如同那天的晚霞,没有说任何话,给老宋发过去了一个“抱抱”的表情。


殊不知,老宋发过来的“大腿根”这三个字,就已经将寂寞少妇撩拨得身体起了反应。


老宋故意问她:晓雪,你现在有反应了吗?


孙晓雪看到老宋这样问她,脸上当即一片羞红,出于正常女人的生理原因,她的娇躯当中已是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那一处,甚至有百爪挠心的酸样感受。


然而,如她这样的大家闺秀,又如何会好意思将自己真实感受一字一句地说给老宋听?


老宋见她没有回复,赶紧趁热打铁,将手机摄像头正对着下身拍了几张私处照片,给孙晓雪发送了过去。


如此一来,当即便将孙晓雪娇躯当中潜藏着的最后一缕欲望激发出来。


她咬着牙恨恨想到不争气的张国强,那个不举的废物,看来非是要将家里面的积蓄全部网赌输光不可了。


想到这里,她身下一阵排山倒海般地燥热,连忙给老宋回复了过去:宋哥,我快要把持不住了,有了很大反应。多想要和你躺在一个被窝里面,让你好好疼疼我,安抚我这颗受伤了的心灵。


接下来,两个人聊天的尺度越来越大,彼此之间言谈用语越发露骨,孙晓雪最终彻底受不了了,就差发语音向老宋哭着求饶。


将近凌晨时,两人眼皮都已经睁不开,互道晚安之后,彼此沉沉睡去。


老宋睡熟之后,终于不再做往日的那些激情梦境,梦境当中的女主角虽然还是孙晓雪,然而却是无比贤惠的孙晓雪为自己洗衣做饭。


笑面如花,美若天仙,无限婉约地看着老宋说:“老公,我洗完衣服就去给你做饭,想吃什么尽管说,我要把你喂得胖胖的,然后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


老宋嘿嘿一笑,将蹲坐在小板凳上洗衣服的孙晓雪搂在怀里,正想说家里委实太穷,没钱养小子,只想要闺女。


然而此话他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费了好大力气即便说出来了,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情绪一急,立时便醒了。


他满头大汗,怔怔望着窗外的惨白月光,夜空如同被墨浸泡过般黑暗。


正在发呆愣神时,手机来电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不耐烦地按下接听键,没有好气地冲着手机吼道:“谁啊!有事快说,这么晚了还打电话!”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二叔,我是你侄媳妇。”


“哦哦哦,咋了侄媳妇?”老宋立刻清醒过来,急声问道。


“二叔,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我现在无家可归了,只有住在你家了。”手机那头侄媳妇的声音显得落寞又无助,当真是惹人怜爱……


在这座城市当中,老宋有一个不学无术的侄子,前两年结婚之后隔三差五家暴,每一次举目无亲的侄媳妇都会来找老宋。


久而久之的,老宋的出租房俨然快要成为侄媳妇在这座城市的第二个家。


如果说孙晓雪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那么,侄媳妇蒋冬雪便是一朵在寒雪之中悄然绽放的雪莲,清纯靓丽,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就是一个女孩儿。


当老宋急匆匆地推开门之后,只见侄媳妇蒋冬雪正可怜巴巴地站在门口,身上穿了一条时尚动感的粉色裙子,一头长发染成淡黄色,烫了波浪大卷。寒风吹来,白嫩娇躯不停打着哆嗦。


“二叔……”蒋冬雪抽泣着扑进老宋怀里。


老宋连忙闪开,有些自卑地说:“冬雪,二叔身上脏。”


蒋冬雪眼眶当中噙泪说道:“怎么会呢?二叔在我眼中是天底下最伟大的男人,远远要比那些穿着貂皮大衣不学无术的年轻小伙强多了!”


老宋虽然刻意不去注意,然而当侄媳妇蒋冬雪的娇躯依偎在自己怀里时,一阵少女的迷人幽香却是避不开的,那种钻心刺骨的舒畅感,瞬间令老宋精神抖擞。


进屋之后,老宋又是给蒋冬雪脱鞋,又是给蒋冬雪做饭的,忙得不亦乐乎。


蒋冬雪赤着玉足坐在老宋家里脏乱的床上,一双包含委屈泪水的大眼睛紧紧注视着老宋,望着老宋那花白的头发与稀碎的胡茬,她不禁感叹,若是自己的老公也能够像二叔老宋一样勤劳任干,想来自己一定会开心得很。


不多久,老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混沌放在蒋冬雪面前,摸摸她的头说道:“快吃吧,孩子。我记得上个礼拜我已经帮你训了我侄子,当时他信誓旦旦的说听我的话,怎么现在又成这样了呢?”


蒋冬雪吹了吹热气,满脸幽怨说道:“二叔,他就是一个畜生,如果他能及得上您一半的好,也不会做出打我这样的事情呢。”


老宋看着蒋冬雪可怜巴巴的模样,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儿,对这位年轻貌美的侄媳妇,又是怜惜又是疼爱。


一双布满老茧的粗手正试着探到她的脸上,她挪动臀部起身的一瞬间,这双手巧夺天工地插在她胸前那紧致、修长的乳沟当中